Nowhere Blog

夜色温柔

故事背景:那是一场复制人与人类的战争。法律规定复制人只有四年寿命,四年期限到了后要被政府回收销毁。他们偷偷联合其他复制人,发动了史称「大停电」事件。「大停电」事件后,所有复制人的电子数据被销毁,复制人和人类的身份难以辨别。于是人类政府启动了「复制人灭绝计划」,利用备份的纸质资料逐个歼灭现存的复制人。 降落 「飞船能源已耗尽,将在三十二分钟内停止运转,请尽快降落。」警示灯闪着红光,像一颗跳动的心脏,在狭窄的飞船中央闪烁着。她看着窗外荒蛮如沙漠般的银河,繁星密布,却没有一个落脚地。她叹了口气,咬咬嘴唇,驶向最近的一颗淡蓝色的星球。 一阵剧烈的震动后,飞船缓缓降落到地面。这是一个冰天雪地的星球,厚厚的冰层延绵数千公里。目力所及,只有白刷刷的冰山,没有一颗植物,没有生命,死寂般的星... Read more

一些诗

无题 冰雾从海上升起, 太阳沉入黑暗。 渔夫打开,沉默的网, 收起一堆跳跃的星。 海里的那不是美人鱼, 那是妻子的裙摆。 黄色信笺 海里的妻子 放下织布 打开黄色信笺 信里的丈夫 已沉入银河 参加过古代战争的农民 洗洗双手 舀起流动的黄土 把祖先的种子 埋入土地 当第一缕阳光升起 初生的花,在露珠里盛开 无题 昨日已成往事, 今日的太阳,是未来的影子。 人间喜剧与悲剧的情绪, 就像喧嚣城市中漂浮不去的雾霾 侵入每一寸身体。 冷雁顶着寒风飞向南方, 人们匍匐穿过泥泞的钢铁森林。 听,钟楼敲响, 那是太阳升起的声音。 城市森林 我背着猎物和酒 径直走入 潮湿的森林 河流,生命和欲望 在钢铁水泥的小小空间里 发酵 同样在发酵的 还有农夫嘴里的粮食 围墙守着围墙内 肤浅而粗暴的文明 Read more

渔夫阿信

1 总会梦见那个小岛。台风席卷印度洋所有能量,摧枯拉朽般袭来。 小岛、码头、渔船紧紧拥抱在一起,摇摇欲坠。 见到阿信的时候,他蹲在一平米大小的船舱里,划了跟火柴,点燃香烟。 他眯着眼,长长地吸了一口,缓缓地吐出。烟气充溢着小空间,钻过窗口的缝隙跑了出来。船舱里只有一张能容下半个人的小床,上面有一件破旧的牛仔外套,外套口袋里露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八九岁小男孩。 「他没有结婚,年轻的时候曾经有一个恋人。给他生了一个小孩后就离开了小岛。」我妈在我来岛之前对我说。阿信是我妈的表哥,也是我舅舅。经常听妈妈提起这位素未谋面的远方亲戚。读初中的时候趁着暑假去岛上找他玩,顺便体验一把渔民生活。 那是一个只有五百人不到的小岛。岛不大,两个小时便可顺着海岸线跑上一圈。岛上有一所崭新的学校,一座... Read more

太空食客

1 「请注意,飞船正经过小行星带,会有一些颠簸,各位请回到室内。注意安全。」 我望向窗外,木卫二像一颗硕大的猫眼,凝视着宇宙深处。 这是宇宙纪元1024年,我搭上这艘名为天狼星Ⅲ号的宇宙飞船,前往木卫四殖民地。 十天前,我还在地球上的家里,享受着「地球诞生祭」假期。 躺在浴缸里,外面是熙熙攘攘的霓虹海洋,黄色的悬浮出租车漂浮穿梭其间。建筑物高耸入云,看不到顶。 我打个响指,机器人管家识趣地打开音响设备,电子邮件随即提醒「嘟嘟」地响了起来。我点点头,让它念给我: 「致 『新美食』杂志总编」。声音听起来像尘封了六十年的音乐磁带。看来得送回厂维修了。 「我司欲邀您前来品尝新菜品『LP02』,若能安排,将荣幸之极。 ————木卫四食品总司负责人:阿尔 」 我迟疑了四分之一秒,... Read more

写给你的故事

我贴在岩壁上。四周空无一人,只有飞翔的鹰和不知从哪里传来的不知名的鸟鸣。 此刻阳光明媚,白桦树的树脂香味夹着加利福尼亚潮湿温暖的风,轻抚着,从指尖滑过。 四十五分钟后,我将于此坠落,那时,我会想起你,母亲,初次见面时,你那温柔、褐色的眼睛,还有心脏跳动的频率。 岩峰突然变得陡峭,从垂直变成了半悬空。我一刻不敢马虎,心脏「扑通扑通」要从胸腔里跳出来。由于是徒手攀岩,一失足便是万丈深渊。我压住气,注意力集中到手指上,一步,两步,握紧左边岩块,右手伸向更上面的石头。温度开始上升,清晨的露水已经蒸发,岩石在阳光的加热下,逐渐发烫。 记得我初次把男生带回家,那是十三岁的时候。你紧张地把父亲拉到一旁,商量要如何「对付」这个长得痞里痞气的家伙。最终,父亲板着面孔,像个蹩脚的舞台剧演员,客客气...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