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here Blog

一些诗

无题

冰雾从海上升起,
太阳沉入黑暗。
渔夫打开,沉默的网,
收起一堆跳跃的星。
海里的那不是美人鱼,
那是妻子的裙摆。

黄色信笺

海里的妻子
放下织布
打开黄色信笺
信里的丈夫
已沉入银河
参加过古代战争的农民
洗洗双手
舀起流动的黄土
把祖先的种子
埋入土地
当第一缕阳光升起
初生的花,在露珠里盛开

无题

昨日已成往事,
今日的太阳,是未来的影子。
人间喜剧与悲剧的情绪,
就像喧嚣城市中漂浮不去的雾霾
侵入每一寸身体。
冷雁顶着寒风飞向南方,
人们匍匐穿过泥泞的钢铁森林。
听,钟楼敲响,
那是太阳升起的声音。

城市森林

我背着猎物和酒
径直走入
潮湿的森林
河流,生命和欲望
在钢铁水泥的小小空间里
发酵
同样在发酵的
还有农夫嘴里的粮食
围墙守着围墙内
肤浅而粗暴的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