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here Blog

夏夜

1

巷子里传来敲击玻璃的声音,「咚咚」,声音沿着布满青苔的围墙,穿过漆黑夜色,像声诉,像吟泣。 今晚没有月亮,没有星星,没有鸟鸣,没有犬吠,仿佛是约好了一样,所有生物都缄默不语,只有这「咚咚」声 在传达着什么。

2

男人疾步走在田野上,裤脚沾满了溅起的泥土,条纹衬衫早已湿透。他停了下来,手背在额头擦汗,犹豫了一下,继续往前走。前面村子里闪烁的灯光,像爬满山坡的萤火虫闪烁其间。他朝着心里的那只萤火虫奔去。

「铃铃铃」,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撕裂了沉默的夜,在空旷山野上回响。是儿子的来电。

「喂,」

「爸爸你车的钥匙在哪?妈妈反锁在车里了!」电话那头传来焦急的询问,还有翻箱倒柜的碰撞声。

「自己找去。」

「我找不到啊,找遍了柜子都没有!」儿子快哭出声。

「在一楼靠近前门的墙上挂着」

「嘟」电话挂断,又恢复了沉默。

3

「你那女人真恶毒!」女人气得脸发紫,一屁股端坐在沙发上。

相顾无言。

「下次一定找人整她。」女人盯着墙壁,一字一顿地说。脸上还留着一道清晰的手掌印,红红的像血痕一样 印刻在右脸。

男人靠在门沿上,使劲地抽着烟,地上已经横七竖八躺着几根冒着灰的烟头。暗黄色的灯光从头顶照下来,阴影遮住了眼睛。

「你倒是说两句呀,你那个女人!」她拿出镜子,用眉笔在眉毛上涂着,接着是粉扑,口红。

4

妻子额头冒出汗珠,呼吸也开始加重。七月的天气就像蒸笼,热得连呼吸都会灼伤。妻子已经没有力气敲击玻璃了,呼吸越来越微弱,她靠在副驾驶的坐垫上,想起他们刚结婚时的情景。那时,他搂着她,牵着她的手,幸福地说出彼此的海誓山盟。。。

儿子哆嗦着冲下楼,用钥匙打开了车门,扶着母亲下车。

「他想害死我。。。这对狗男女。。。你爸想弄死我,知道么?」母亲嘴唇微微颤抖着。

5

「我还是回去吧。」沉默良久,他对女人说。

「不行,今晚你必须陪我。」女人别过脸。倏尔又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握着他的手,乞求似的说。「你就留下好吗,我的脸都被打肿了,你不心痛吗?」女人一脸委屈。

「我得回去了。」男人拍拍衣服上的灰尘,转身就走。

「你走啊,你走了就别回来了。」女人快要哭出声,随即又忍了回去。

男人已经走远了。她揉揉双眼,望着窗外,萤火虫依旧在闪烁,无数的萤火虫组成光的河流,流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