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here Blog

情感从何而来?

为何会有情感,情感从何而来?

我们都喜欢优美的环境,渴求浪漫的爱情;无论是非洲土著,还是纽约市民,尽管人们表达情感不尽相同,但内容是想通的。

我们都会悲伤,快乐,耍心机,说谎,对不喜欢的东西感到恐惧和恶心。

那么情感从何而来?

认知学家平克曾说过,情感源于进化。「情感是一种适应,它是与利益一道运行,设计好的软件模块,它也是整个心智技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们的设计是为了传播构建了他们自身的复制基因,而非追求幸福,吸收智慧或完胜道德观念,」

我们可以用反向工程来推理为什么人类会有情感。例如,想象一下没有情感的心灵会是怎样?假如拿破仑完全没有害怕情感,对于胜利没有喜悦,对征服没有荣誉感。当面对敌人时,拿破仑会迅速集结军队来反击吗?他会去追求欧洲第一君主的宝座吗?

情感给大脑确立最高级别目标,且一旦在恰当的时刻被引发,就会引发子目标。我们将其称为思考和行动。比如恐惧,会给我们确立「逃走」或「战斗」的反应。心脏加速跳跃,将血液送往肌肉;肾上激素释放燃料,令我们面部表情充满惊恐,以便让同伴了解我们的情感,帮助我们摆脱困境。

每种情感都会调用人的心智和身体,来应对认知生态中生存和繁衍的某个挑战。

恶心的妙用

恶心有什么妙用?

恶心是一种恐惧,是令人不适的物质将要进入体内的恐惧。

让我们感到恶心的往往和动物相关,比如:腐烂的尸体上爬满的蛆虫,呕吐物,排泄物等。恶心能让人远离那些有可能给我们带来伤害的食物,避免食物中毒。

恶心也来源于食物禁忌。食物禁忌能禁止食用其他部落的食物,从而阻止他们与敌人变得亲密(一起吃饭是交友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印度教禁食牛肉,伊斯兰教不吃猪肉和有壳类的水生动物,他们甚至禁止所有非清真非绿标的食品。

食物禁忌造成恶心,恶心让人们产生食物隔离。不能一起吃饭的两个不同族民能成为朋友吗?难。但能避免让本族人逃离本族群。

幸福

幸福的功能是开动脑筋寻求达尔文式适应的密锁。我们会为让我们幸福的东西而努力。

「追求幸福应当根据当前环境中通过努力所能收获的回报而加以相应的调整。」当前环境就是我们的朋友圈。我们往往从身边的朋友,社会圈子来确立幸福的目标。当人们觉得自己比邻居更好时,他们就会觉得快乐,当觉得自己不如邻居时,就感觉不快乐。

就如一些智者所说:

不过,唉!通过另一个人的眼睛来看待快乐是多么悲哀的事情啊! ——莎士比亚

幸福,名词。一种源于注视他人痛苦而产生的愉悦感受。 ——安布罗斯,比尔斯

同样,第三世界对第二世界的不满,主要来自他们从第一世界的大众传媒获悉的消息。

社会学家调查显示,增加福利在长期上并没有令我们更快乐。快乐的人并不是那些富有,特权,强壮或相貌好看的,而是那些有配偶,有朋友,有信仰和一份有挑战性且有意义的工作的。

不过以上调查也只是代表平均水平,不能说明单个个体,且原因和结果难以分开。到底是快乐的人才去结婚,还是结婚了才快乐?到底是有朋友才快乐还是快乐的人才有朋友?若人人都喜欢和乐观的人做朋友,那抑郁的人无人问津,也只能更抑郁了。

爱是一种契约

假如你已婚,有一位完美无缺的人刚刚做了你家的新邻居,你如何知道你的伴侣不会做出理性的选择而转身离去,你如何知道其就能忠于婚姻?

婚姻法是个好方法,其就像租约,加重了伴侣转身离去的成本,降低被绿一方的损失。但也有其局限,假设婚姻双方都是纯理性之人,当收益大于成本的时候,伴侣还是会扬长而去。

另一种答案是,不要接受一位最初喜欢你是因为某些理性原因的伴侣,比如喜欢你的钱。而是要找一位伴侣,其承诺和你在一起就是因为你就是你。用什么承诺?用情感,用爱。爱难以伪装,也不能任由自己决定有无。因为它有生理上的成本,如心跳加速,夜不能寐,茶饭不思。

爱,让女人认为是一种相对保险的承诺,虽然也有其危险。对方如果真的爱你,就不会因为第三者(更优秀的人)出现而移情别恋。但现实情况往往是,结婚时信誓旦旦,婚后又遇上了另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

这关乎伦理约束。正直,诚实,这些美好品也许就是用来约束自私自利行为。

正因为我们不是纯理性之人,我们有进化而来的情感,爱,悲伤,利他,自私,所以才能摆脱博弈论、经济学的束缚,行为也趋向差异化。

讲个笑话,这个笑话来自「心智探奇」。

抗议者为了阻止政府建造一个核电站,躺在通往该电站铁路的铁轨上。理性的司机别无选择,只能停车。铁路公司出回击,告诉司机将用节流杆确立位置,使火车可以慢速行驶,然后跳下火车在旁边走。抗议者一定会争先恐后爬起来。下一次抗议,将自己铐在铁轨上,司机就不敢离开火车了,但抗议者必须确定司机看到他们的时间足以使火车停下来,但公司将下一班火车的运行交班给了一个近视眼司机。。。

假如我们都是理性人,那么我们的行为都会被对方预测到,博弈就会无限延续。我们的生活也将无法向前。

情感是进化之设计

显而易见,是自然选择设计了我们的本能来适应我们的需要,我们不能怪罪自私的基因,他们赋予了我们自私的冬季,也赋予了我们爱的能力和正义感。我们应该感激和畏惧的是情感自身的精巧设计。

情感,其精巧的设计,让我们在没有语言的原始时代顺畅交流,让我们从虎口逃离,让我们为荣誉和土地而战,让我们繁衍生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