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here Blog

比特币与群体投机

比特币

比特币其实早在十几年前已经存在,之前一直不温不火,但是在 2017 年引来一波「炒币」狂潮。受其影响,其他币种如「以太坊」、「EOS」都引来一波又一波狂涨与暴跌。

比特币的本意是为摆脱货币发行商「中央银行」的控制,去中心化,通过加密算法来交易。

货币的本质是信任问题。只有大家都相信该货币具有购买力,货币才能用来购买实物。对货币的信任就是对其发行国家的信任。美国是最强大的国家,因此美元也是最能保值的货币。俄罗斯的卢布只能在本国使用,到其他国家就不能再用,因为其他国家不相信其购买力。随着一带一路,中国的沿线国家逐渐使用起人民币来结算,这也代表人民币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认可。

但国家背书的货币有一个根本问题,就是存在不确定性。假如该国出现经济危机,其他人纷纷抛售该国货币,就会导致货币贬值,你手里的钱就会变成一张纸。其次,国家的中央银行不断发行货币,会稀释你手里的钱。通货膨胀的后果就是你手里的钱越来越不值钱。美国撸其他国家羊毛的最有力武器就是美元。

介于此,来自日本的程序员中本聪发明比特币。其特点就是去中心化,每一笔交易都公开,并且通过加密算法,保证不会被黑客取走,从而解决信任问题。

全民炒币的热潮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是一种基于加密货币的新型众筹管理方式。项目发起方通过售卖项目早期的加密货币向外界融资,当项目上线后,如果能否得以健康成长,加密货币价格上溢,投资者可以获得回报,并且可以选择任何时候卖出这些货币而退出。

以太坊,柚子币都是典型的 ICO。客观来看,用 ICO 方式进行众筹相对灵活。但目前 ICO 在形式还缺少明确的法律定位和监管流程,普通投资者也很难对项目的商业模式和科技含量进行准确把握,是一件风险远大于收益的事情。

随着大量 ICO 组织方跑路,9 月 4 日,中国人民银行(央行)等7部门发文定调,ICO 为「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立即停止。

但是,市场并没有因此因此而萎靡,数字货币的价格也因政府的插手而水涨船高。当政府要管制一样东西的时候,便会增加交易成本以及导致该货品奇缺,而人们的投机热情仍处于刚被点燃阶段,于是暴涨就难以避免了。

当投资回报为 10% 的时候,人们会按耐不住自己;当回报为 100%,人们蜂拥而至;当回报超过300% 时,人们会不顾一切。2017年,比特币从 1000 涨到 15000 rmb,无数韭菜入场,有些人暴富,更多的人把资产让给别人。

一个市场的发展,往往会先有一段潜伏期。随着节点之间相互影响并向外围扩散,入场的人会越来越多。什么时候庄家会开始收割?当然是入场人数最高的时候,也就是你身边最老实,最安分的人都开始蠢蠢欲动的时候。

当你持续几年、甚至十几年观察一个市场的时候,会发现这样的大起大落会呈现波浪型。当你放大,用每月,每周,每天,每时的尺度去观察,依然是波浪形状的曲线。

市场是多数人共同决策的结果集合,而人们决策的依据是信息。所以,庄家会先抛出一些信息,吸引人们入场,并在市场最疯狂的时候收割,屡试不爽。无论是期货,中国股市,eos都是同样道理。

而从赚钱的角度来看,其实归纳起来就一句话,就是在信息刚出现的时候进场,在人们狂热、连大妈都开始讨论的时候开始退场。在人们极度厌恶的时候(大跌),又可以进场。

现实就是这样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循环反复不断上演,最终成了现在的模样。所以,最重要的问题是获知信息,并反人性而行。其二,一定要用闲钱投资,抱着玩一玩的心态。最痛苦的不是买后跌,而是卖了后继续涨。

发展前景

中国从几十年的增量市场逐渐发展成如今的充量市场,GDP再也不能像以前维持年均 9% 增速了,一起发财的时代已成往事。三十年前,利率还在 15% 的时候,发展速度迅猛,做什么生意都能赚钱。到如今,利率在4%、5%之间徘徊,投资收益已经远不如以前。日本就是例子,即使利率为 0%,市场也增速疲乏。

在充分竞争的市场里,赚钱是很难。产能过剩,边际效益低。实体经济增长缓慢,利润极低。政府为了激活经济,超发了许多货币。这些超发的热钱(钱都是趋利的)找不到更好的增值途径,玩起投机倒把的生意。买房,拿房产证贷款,继续买房,再贷款,再买房。。。如此循环。超发的货币便带动着资产一起发家致富。

资金往往拥有更灵敏的嗅觉,房地产玩够了以后就是区块链,人工智能。这也意味着这几大领域技术能够快速发展。

拿区块链来说,它的应用场景很广,说不定代表下一代互联网模式。比如智能合约,支付清算、数字票据、银行征信管理、权益证明和交易所证券交易、保险管理、金融审计等等领域。区块链会先在边缘产业如博彩业开始发展,因为这些产业的试错成本低。

但千万别被一夜暴富冲晕头脑。数字货币一夜涨跌十倍是常事,永远不缺一夜暴富的神话,但更多的是亏得血本无归。

利用资本的狂热,而不是自己变得狂热,才是适应市场的生存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