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古都

28 Dec 2017

烟花三月下扬州

行走在东关古渡上,曾经的商船,搬运工人的喧闹声、吆喝声穿过一千年岁月,仍在耳边回响。商人与歌女的故事封存在诗人的文字里,像古渡的水,悠悠缓缓流淌至今。

漫步古都

东门街道上,笑语盈盈的人群如时光般,从东门牌坊到城墙边,从繁华的宋朝到如今。东门是一个见证者,见证了这座古老城市的成长与彷徨。无数次战乱,无数的生命,鲜血洒在城墙;无数的情侣,无数的爱,情谊印刻在城墙。

「宝马雕车香满路」,衣着华丽的人们彼此牵着手,漫步在这黄色灯光浸染的石板街道上。独自漫步其中,耳边传来店小二的吆喝:「馄饨~」「松饼~」,随即,香味倏然而至。脆软的皮,香滑的肉,舌尖轻触,轻轻咬下去,香味如同幽灵一般瞬间充溢了唇腔。再来一小袋庙东排骨,豆腐脑,越吃越是回味无穷。吃饱喝足,到影院去买一张电影票,做一场轻飘的梦。亦或到装饰复古的先锋书店去,在古老的书架上,选一本心仪的书,坐在窗边,细细品读。

若是梅雨季节,青石板路上则永远是湿哒哒的。淋淋漓漓的雨像永不停歇的时光,不停地落在路人的肩膀上,仿佛提醒他们要加快脚步。每到这时,我便故意放慢脚步,把伞收起,与春雨来一场约会。天潮潮地湿湿,即连在梦里,也似乎有把伞撑着,便是这样的雨。时光,便在这雨的指缝间溜走。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四月的玄武湖,像一把粉色的镜子。街道上,城墙边,佛寺里,落满了樱花的花瓣。走在树下,头顶飘落一朵樱花。

「告诉我,你会永远记得那朵樱花吗?」你认真地看着我。「不是随便什么樱花,不是那儿的那些樱花,而是落在你头上的那朵?」

「我会记得。」我点点头。

但当快乐

八百年前的月光,映射在大报恩寺的琉璃上。月亮依旧是那个月亮,故事依旧是关于爱与别离,勇气,泪与血。列车穿过城墙,穿过农耕文明,穿过农民的镰刀,妇女的衣裙,来到下一站,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