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温柔

02 Dec 2017

降落

「飞船能源已耗尽,将在三十二分钟内停止运转,请尽快降落。」警示灯闪着红光,像一颗跳动的心脏,在狭窄的飞船中央闪烁着。她看着窗外荒蛮如沙漠般的银河,繁星密布,却没有一个落脚地。她叹了口气,咬咬嘴唇,驶向最近的一颗淡蓝色的星球。

一阵剧烈的震动后,飞船缓缓降落到地面。这是一个冰天雪地的星球,厚厚的冰层延绵数千公里。目力所及,只有白刷刷的冰山,没有一颗植物,没有生命,死寂般的星球。

飞船仪表显示这里的引力极大,膨胀的引力导致时间变慢。这里的一天相当于地球的一年。

「罢了罢了」,她拉开一罐啤酒,咕噜咕噜一口吞下。船舱外,暴风雪像巨浪般袭来,打在飞船的外壳上,发出「劈里啪啦 」震耳欲聋的响声。

夜色温柔

夜幕降临,星星仿佛都睡去了一样,漆黑的天空,没有月亮,没有北斗星。这里是一颗遗忘的星球,被丢弃在银河边缘。

坐在船舱里,夜色像迷雾一样渐渐入侵她身体的缝隙,蔓延至每一个细胞。在这颗荒无人烟的孤独星球上,她想起了她的故乡,那颗温暖的星球。躺在夏威夷的金色沙滩上,副热带高压席卷太平洋上方的暖气,带来撩人的夏季骤雨,气势汹汹的热带风暴。

她甚至有点后悔当初偷了这艘人类的宇宙飞船逃亡到这荒芜之地。「何苦要来到这世界尽头?还不如接受复制人的命运,死在人类的枪口下算了。」她叹口气,卧室微弱的灯光从门缝泄出,四周除她的影子外一无所物。她又想起了那些被植入的不属于她的回忆:生于中产家庭,从小接受优质教育,按部就班地读书上学,毕业后当上会计。「我是一位会计,真是可笑。」她从储藏室取出仅存的苏格兰威士忌,抿了一小口。「人类说到底还是要靠回忆活着。无论是什么回忆,坏的也罢,统统都是燃料,没有了回忆,人也就不能称为人了。然而我的回忆于我又有何用,无非是一些无关痛痒的片段罢了。」

她做了个梦,梦见自己独自坐在漆黑如墨的井底,四周空无一人,只有滑溜溜的墙壁。地下有一条暗流涌动的小河,除此之外别无她物,只有无涯的寂静,这寂静却是沙沙有声,直锯进耳朵里去,像唱片机损坏后的锈扎。

探索

由于阳光微弱,飞船的太阳能装置需要七天才能充满电。她决定下去走走,顺便检查下飞船的破损程度。

打开舱门,阳光透过厚重的宇航服头罩照在脸上。微弱的,小小的恒星,像一颗橘红色的糖果,挂在灰色的天空。

走到悬崖边,往下望去是深不见底的山谷,像一口巨大的井,井上方耸立着一座座尖刺般的白色巨塔,横亘在这沟壑纵横的蓝色大地上。

深吸一口气,寒冷的空气透过滤器传入胸腔,充满了成千上万的肺泡。

悬崖对面有光线反射过来。扑闪扑闪的,像白色的萤火虫的光。「或许是太阳的反射光吧。」她眯着眼,看了一会儿。「不对,那是背光处。」她思考片刻,回到船舱,启动飞船。

飞船停在山洞入口。洞口约莫有网球场大小,像一只张着大口的怪兽。这是个完美的避风港,所有的风都在这儿绕了道。 洞里漆黑一片,暖气从里面直冲出来,在面罩上形成一层薄薄的雾。她打开手电,小心翼翼地往里走,没走几步便被一个声音叫住了。「站住!」 她恍惚间以为出现了幻听。这是熟悉的地球人的声音!她激动地挥舞着手电,干涩的声音从喉咙深处冒出,「你好!」

沉默了几秒,传来衣服摩擦的「沙沙」声,黑暗中的人站起身,慢慢走过来,身影逐渐明亮。